熊斌:真正的教育公平,是教给学生适合他们学的内容

教育资讯   2015-12-23 12:02

校内外微访谈:老师达人访

  (本访谈为国内唯一的跨平台高端名师访谈栏目,将邀请国内中、小学有影响力的知名教师以及顶级教育机构的名师参与,阐述自己独到的教学理念和宝贵的育人经验。)
  
image
  ▲本期嘉宾:熊斌,华东师范大学数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华东师范大学招生办主任。上海市核心数学与实践重点实验室主任。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中心主任。第46届、第49届、第51届、第52届、第53届、第54届、第56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国队领队、主教练,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。

  1、虽然中国队年年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,但今年的争议特别大,只是因为我们拿了第二名么?

  熊斌:可能因为往年我们拿了很多次第一,大家就误认为其他国家的奥数水平与我们的差距很大,其实不是这样的,我们和美国队、韩国队、俄罗斯队的实力非常接近。从1989年到现在,我们国家虽然拿到了19次团体第一,但是从来没有五连冠过,这也说明其他队跟中国队的水平很接近。

  我们拿第一的次数比较多,只是因为我们在一些细节方面做得比较好。但我们的团体总分有时候只比第二名高一分,有时候是几分。

  这期间,韩国队和俄罗斯队也得过第一,但是都没有这次美国队拿第一的反映强烈。美国队的实力很强,他们曾在1993年的时候创造了奇迹,6个队员全部满分,至今还没有其他队能达到这个记录。

  2、您认为这次争议这么大与去年减少奥赛保送名额的事情有关系吗?

  熊斌:之前每年学科竞赛保送的名额大概有一千名,现在五个学科加起来只有260人保送,大家可能会想保送名额少了会不会影响我们国家队的成绩,但实际到了国家集训队层面,这个影响是很小的。

  我们的队员选拔是从每年9月份的全国高中联赛开始,从十几万同学中选拔三百多人参加12月份的冬令营,再从中选出60人进入我们的国家集训队,这60人都是具备保送资格的。之后再从这些同学里选拔出6位代表国家队参加比赛。

  新政策出台后,参加奥数竞赛的总人数是减少了,但这并不影响真正喜欢数学的学生来参赛。其实,减少了外在的利益因素,让真正喜欢数学的学生更容易凸显出来,这对于奥数来说是好事。

  3、什么样的孩子适合学奥数?

  熊斌:一方面是学有余力,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兴趣。奥数就是为对数学感兴趣而在课堂上不能满足的孩子设置的,让这些孩子了解更深的数学知识,切入到更深的数学领域。当然如果孩子有点天赋就更好了。

  4、您觉得奥数剥离数字、习题后,真正留给学生的东西是什么?

  熊斌:数学对孩子会有一辈子的影响。也许他们以后的工作跟数学没有关系,定义、公式也都不记得了,但是数学的分析问题、逻辑推理等这些能力仍然会伴随着他,并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他。

  奥数对孩子们来说,可以达到训练思维的作用,就是利用数学知识作为载体来训练他们的逻辑思维、类比融会贯通等各方面能力,这对他们将来学习物理、化学都有帮助。

  美国教育界认为,数学像个“筛子”,小升初、初中升高中等等都需要数学来筛选人。但我认为数学起到的作用更像“泵”,通过数学来提升孩子的各种能力。

  5、您带出了很多的奥数世界冠军,现在这些孩子还有留在数学领域的吗?

  熊斌:这几年得金牌的学生大部分都留在数学研究领域,他们在大学、研究生甚至博士都在研究数学相关内容,因为他们是真正喜欢数学的。也有毕业了做数学老师的,培养更多爱数学的孩子。

  6、现在为了迎合“不难为学生”,有降低数学学习难度的趋势?数学学习真是越简单越好么?

  熊斌:当然不是,不只是数学,物理、化学也一样。

  我们现在课堂上学的数学已经是最基础的数学了。每个人天赋不同,未来的发展也不一样,有人从文,有人从理。有人会成为数学家,有人会进入航天研究领域,对这些孩子来说,除了要打好扎实的基础,还要进行一些适当的提高。何况,数学毕竟也是一种能力的筛选工具,如果高考数学都特别简单,那就没办法把一些能力优越的孩子筛选出来。

  其实,即便在美国,数学学习也是分层级的。公办学校学习的就很简单,但是私立学校的学习内容甚至比中国学生学的内容还要多的多。我希望我们的学校也应该区分不同的层级。我们现在强调教育公平,教育公平绝不是大家学习的内容都一样,而是应该区分对待。对于天赋不同的孩子,给予适合他们学习的内容。

image

收藏

修改于 2015-12-29 | 阅读量 5797
| 1